白手起家的地产女王,重庆首富,身家高达660亿,仅次于杨惠妍

【摘要】

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12月爆发以来,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对经济的影响也在慢慢扩大。

目前受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大消费和流通行业,春节正是旺季,没法开门做生意,但房租和人员开支照付,物资积压,现金流每天都在失血,很多企业并不富裕,一般账上只有几个月的资金周转,很多中小微企业面临较大压力。

很多中小型企业的运转都是要“提前透支”实现的,很多都是用本月的利润给员工发工资。但由于现在疫情的原因,没有收入,储备资金不足,给他们致命一击。

灾难面前,众志成城。很多龙头地产企业开始做出表率,对租户减免租金。

目前,龙湖集团宣布旗下商场商户减租2个月。2020年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租金费用(含物管费、推广费)减半。覆盖龙湖商业布局的重庆、成都、西安、北京等10座城市,在营的39座商场,支持到超过4500家合作品牌。

龙湖地产1993年创建于重庆,发展于全国,是一家专注产品和服务品质的专业地产公司,业务涉及地产开发、商业运营和物业服务三大领域。2009年,龙湖地产有限公司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代女强人――吴亚军

从平凡中走出来的地产大佬

从女记者到女商人,在男人主导的房地产市场中硬生生闯出一片天地,两次成为中国白手起家女首富,如今身家585亿元。了解她过往经历的人都说,吴亚军的一生,实在精彩又传奇。

绿城宋卫平曾评价说:“做品质全国比我们做得好的地产公司最多只有一家半家,这一家就是龙湖,吴亚军有男人气魄,又有女人的细腻,我不吝啬把所有溢美之词送给她。”

1964年,吴亚军出身在重庆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供销社的一名普通员工,母亲则是一个裁缝。

她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她记得那个时候10多户家庭共用一个厕所和厨房,做饭洗澡都要排队。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吴亚军从小就明白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出人头地。所以她从重点初中到重点高中,最后考上了全国重点的西北工业大学导航专业,研究鱼雷控制系统。

1984年,吴亚军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重庆前卫仪表厂做技术人员。由于她不仅漂亮技术能力也是相当拔尖,加上厂长特别爱才,觉得她只做个技术人员太委屈了,就安排她在厂里的电大当老师。

有一次,厂里要和外国专家谈引进技术的合作,本来要高价请一个翻译,但吴亚军说她可以当翻译。

就这样,吴亚军在厂里的地位越来越高,经常接触外面的厂家,领导对她非常欣赏,打算继续委以重任,还开出100元的月薪。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天价的工资水平了,是一般工人的3倍,但吴亚军却选择辞职,这让人很不理解。

吴亚军是个要强的人,她很清楚自己是一个心里装着世界的人。让她捧着铁饭碗,在一个厂子里待一辈子,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去做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后来她去了《中国市容报》做记者和编辑,一做就是6年。在这个过程中,她结交了不少人脉,也对重庆的种种动向非常了解。

终于,她决定下海经商,进军房地产行业!说来也好笑,她想做房地产的原因不是因为喜欢,也不是为了投资,竟然是因为之前一次不愉快的购房经历。

吴亚军在买房的时候,房屋延迟一年交付不说,入住之后天然气不通,客厅没有窗户采光差,气的她直拍桌子:盖房子,连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还谈什么?

因此,在她决心创业时:“既然别人都盖不好房子,那我来盖”!

众所周知,房地产就是一个江湖,里面腥风血雨、明争暗斗,大老爷们都不太敢进场,更何况这个斯斯文文的小姑娘?

但她完全没有惧怕,而且带领龙湖一路披荆斩棘,成为今天的龙头企业。她成立的龙湖地产,短短3年就在重庆站稳了脚跟,吴亚军是怎么做到的呢?

就是要建有品质的房子

之前不愉快的买房经历,让吴亚军下定决心,建房子要把“品质”放在首位。

1997年,龙湖地产做出了第一个项目“龙湖南苑”。为了这个项目,吴亚军倾尽了所有心血。她都不舍得休息,为了节省吃饭时间,她买了很多箱方便面放在公司里,每天只吃方便面。

有次,一个同事问这方便面怎么还有肉,吴亚军愣了半响,没敢作答:因为她发现吃了太久方便面,方便面过期,生蛆了!

苦心人天不负!吴亚军的心血没有白费,“龙湖南苑”错落有致的庭院和空中花园,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气质和想象空间,楼盘成为抢手货!

龙湖,成了!

吴亚军后来说:“任何一个决策都反复推敲讨论,本想第一个项目少犯点错误,结果一不留神居然成了精品。”

就这样,龙湖的名声逐渐打开。

除了质量好,吴亚军在经营管理公司上,还有很多独到之处:

其一,够细心。项目开盘前,大家都在关注该如何造势时,吴亚军却在脑子里过着每一个细节:客户来了怎么坐、怎么吃、甚至怎么帮看样板房的人摆放鞋子,保安穿布鞋夜巡,组织老年登山活动多次踩点和评估等等。

细节上给客户种种体贴,造就了良好的用户体验和口碑,造就了龙湖地产。

吴亚军可以随时说出,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什么样的花草,密度多少,怎样搭配出层次,搭配什么花草树木能够既美观又实用,甚至用多少号钢筋。

据传,后来王石来到龙湖地产参观,出来后看见进门前随意脱下的鞋子被掉转了方向,整齐地摆在门前,不禁发出感叹:“可怕的龙湖!”

其二,吴亚军对员工的信任。她不喜欢员工叫她吴总,总让员工叫她吴亚军。员工觉得别扭,她就拍着员工的肩膀叫“兄弟”。

她鼓励员工畅所欲言,在员工论坛里,员工可以匿名发表言论,甚至找她吵架。

她曾说过:“你怎么对待员工,员工自然怎么对待你”。

就这样,在短短20年内,龙湖地产就迅速席卷整个中国大陆,吴亚军也积累了大量财富。

她曾两次成为中国白手起家女首富,2017年以320亿元身家,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排名第七。

现在的她,身家更是飙升到660亿元。虽然她的事业做的很成功,但是她的家庭生活没有那么美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曾经和她一起打天下的丈夫还是分道扬镳。他们和很多夫妻一样,能“同甘苦,不能共享福。”毕竟,外面莺莺燕燕,花香四溢。

坊间传闻,她和前夫离婚的时候,前夫足足拿走了200多个亿的分手费。

公开资料显示,蔡奎早年在航空公司工作,也是龙湖集团原始股东之一。2012年11月,吴亚军被媒体曝出已与丈夫离婚,并分给他价值超过200亿元的股份。蔡奎与吴亚军离婚后主要从事投资工作,其家族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中以350亿元位居第71位。

蔡奎第一次大额抛售是在2016年9月7日,当日晚间,龙湖地产公告称佳辰将以12港元的价格抛售公司股票1.5亿股。与此次抛售相同,蔡奎仍为折让出售。龙湖9月7日的收市价位12.9港元,折让约7%,套现总额为1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5.5亿元)。

2016年的这次抛售也使得龙湖在9月8日股价下跌6.48%,而当吴亚军与蔡奎离婚之时,市场上很多人担心的即是蔡奎会否大举抛售使得龙湖的股价剧烈波动。

后来前夫再次大笔抛售了龙湖集团的股票,套现高达34.0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9.37亿元)出场。

去年1月17日,龙湖集团发布公告,称收到主要股东佳辰发展国际有限公司的知会,按照每股22.70港元的价格出售总共1.5亿股股份。与此同时,另一名主要股东Charm Tal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则以每股22.7港元的价格收购公司880万股配套股份。

受此消息影响,龙湖集团1月17日开盘后股价大跌,截至收盘报22.45港元,跌幅为9.11%,市值蒸发约133.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15.4亿元)。

实际上,佳辰发展的实控人为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的前夫蔡奎,而Charm Tal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背后则是吴亚军的女儿蔡馨仪。

蔡馨仪和蔡奎都成立了各自的家族信托机构来管理手中所持有的股份。根据公告,蔡奎家族信托通过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全资拥有Silverland Assets Limited,后者再全资持有此次抛售的主体佳辰发展。而蔡馨仪也是通过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设立信托,再全资持有Charm Tal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

此次股权变动之后,蔡馨仪持股比例增至44.05%,而蔡奎名下的佳辰发展持股比例降至23.47%。龙湖集团1月16日的收盘价为24.7港元,因此蔡奎此次以22.70元抛售实际上折让约8.1%。

除了前夫抛售股票,带来集团的动荡外,对吴亚军、对龙湖来讲,从2018年开始就过的不平静。

一向以品质著称的龙湖,在2018年也遭遇了质量问题。北京龙湖长城源著的业主们在6月底收房时发现小区内有多处路面开裂、楼梯坍塌、墙皮脱落,业主们愤而维权。在中期业绩会上,龙湖董事长吴亚军和集团CEO邵明晓也就这个问题向外界公开道歉。

中期业绩不佳、质量出现大幅度下滑。

但吴亚军并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打倒,在短暂的休息后,她对集团进行了密集的管控,多个区域以及业务线的负责人被掉换。龙湖也将地产开发、商业运营、长租公寓及物业服务作为公司四大主航道业务,对公司旗下长租公寓项目冠寓寄予很大希望。

功夫不负有心人!公司2000亿元的销售目标最终完成了!

她说,“龙湖要做没有边界的公司。”

和其他企业家不一样的是没有豪华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只有十几平方米,装修也很普通。她没有私人秘书,重要的演讲稿都是亲自操刀。她还有一个著名的“三不”原则:――不签名、不上镜、不接受采访。

她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工作,一工作起来,她全身心的投入,好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从一个平平凡凡的打工仔,到一名记者,再到成为一代商界大佬。仔细分析她的经历,不难发现:她走的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掷地有声,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敢想敢做,果断决绝!

审稿/主编:任远洋